普宁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赛车

中国社会的阶段问题和趋势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3:52:10

高瞻远瞩才能看清事物的全貌,坐井观天则常常只见表象。不管处在哪个行业,都应当跳出行业的局限,才能更好地掌控未来。

1、中国社会的阶段

首先应当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社会所处的阶段,探索、理解这个阶段有什么特性,才能对各种走马观花的现象有深刻的体悟。一般可以从经济和人性的角度来看,两者也是相辅相成的,但总结起来,文明其实就是智慧的开发程度,简单从这个标准来看也可以。

中国的现代文明不过几十年,经济的起飞也是几十年,代际上最大横跨三代人,但平均来讲真正享有现代文明果实的只有70、80后一代人,这代人奠定了中国现代文明的基础;90、00后则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的脱离于蒙昧时期的幸运儿。为什么要从代际来看问题?由于个体观念这种东西是根深蒂固的,很难改变,60后以上的平均教育水平非常低,而他们的存在仍然会对社会有重大影响,因此中国全部现代文明的完全演化,大概要到2040年。

社会的发展其实就是人类智慧的开发程度,随着认识限(智慧所知的程度)的提升,内部气力在变化,组织形态在变化,致使生产方式在变化,历史的因循总是如此。(这个以后再做专题说明)

2、中国社会的问题

人们常会批判国人的劣根性,致使了各种垄断问题、伪劣问题、环境问题等等……这是过渡期难以避免的问题,每一个文明的发展也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,只是中国发展太快(差距鉴戒和人口红利),让这些问题集中爆发,又与理想的现代文明向往构成了鲜明的比较。另外一个增进因素是人口太多,资源竞争加重了这些问题。但总是会过去的,只是快与慢的辨别。

要说问题,首先得知道什么是对的。真正的社会发展是有利于人类社会改造的行动,你把一座桥推到10次再还原10次,虽然是带动了很多东西,但对社会进步基本没什么帮助,本来这些资本、人力、物力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,因此就显得不对了。换言之,标准就是最大化的社会改造,凡是阻碍都是问题。

经济社会是以资本作为驱动,资本的有效利用和活动决定了社会改造的速度。

因此,中国最大的问题首先是资本利用率不足。钱太集中,底层不够活跃。直接点说就是税高、垄断、贫富差距大、中小企业融资难。就人的智慧而言,你把100元交到他手上,他最后弄剩10元,那资本极中的做法是正确的;但明显那是民智很低的年龄战国时期,现在中国人的智慧足以把100元变得更多。更落地地说有三点的影响面特别广:税费、交通费、中小企业融资。第三点互联网金融已在逐步解决。税费包括企业的、个人的,交通费包括过路费、油费。这些都降下去的话,全部经济的运转将大大加速。但改革的阻力是很大的,需要决心和阵痛。

第二个比较大的问题是思想问题,包括信誉问题、人情问题、面子问题,大概浪费了三分之一的生产力在做无益于社会改造的事情。这还需通过开放来进一步教化。落后地区的思想改造是特别困难的,城镇化在原有的基础上延续出来不一定明智,可能以先进文明带动(发达城市周边拓展,如落后地域划入接壤的先进地域)会更好些,另外大面积落后的,则需要先像原来的经济特区一样建立起文明基地再扩散。典型的就如西部的问题。无战略步骤的投入极可能是泥牛入海,被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所同化。

3、中国社会的趋势

中国近代的发展没有脱离发达国家走过的轨迹,第一波依然是实业带动(靠体力付出),成为了世界工厂;第二波是房地产(靠基本资料升级);第三波是服务业,互联网、金融(靠组织变革);往后走就是实打实难以投机取巧的技术带动了(靠科技进步)。

现阶段,实业已岌岌可危,房地产逼近临界点,中国人口这么多,前程在哪里?未来几年,钢铁、煤炭、房地产等等将因产能过剩出来一大批劳动力,这批劳动力的知识水平偏低,应安置在什么适合的产业?

首先,有两个观念需要明确:1是害怕出现新问题不解决现有问题是绝对的本末倒置,不可取的;2是现在中国人智慧很高,观点多元,面对变革不会有甚么动荡的,以维稳的心态想渐渐折腾也是不可取的,不应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思想水平上。

有了决心才能大胆去做。“经济结构改革”、“改革进入深水区”已听了好些年。困难和矛盾都是切切实实地存在的,需要大家理解和一起努力。地方债务太高、没有切实的新的经济引擎,地价就下不来,后者其实才是关键,现阶段房地产带动即便问题很多,但不敢停。石油和银行像房地产一样开放,成为新的引擎?这个风险太高,内部管控经验不足,外部虎视眈眈,只能一点点松动。各种山高皇帝远、两面三刀的单位和个人,实在力所不及;各种臃肿的机关单位和国企,这是割肉,你试试,内部的人跟你拼命。

总的来说,困难和矛盾重重时是改进不下去的,得利不大但可能弊端很多。这种情况一般需要颠覆,用新的先进形态把旧的自然淘汰。因此互联网和金融这些高智商的行业成为先行军,旧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多数是看不懂,看懂也无能为力,或革不了自己。此外,“万众创新”、“一带一路”、“混合经济”、“城镇化”的提出都是在试图探索新的经济引擎和形态变革,不管最终结果如何,都是需要大力肯定和支持的改革思路。

“后房地产时期”,“传统企业+互联网”是重要的经济引擎,但不可能再有一个形态支持全部经济,一定是走向更多元的发展。中国人那么多,未来又有一些老龄化问题(这个问题其实不用太担心,机器人将解决它),还都难以满足高端的技术改造,有什么更好的密集型产业可以安置呢?

从疏流上看,“走出去”、西部、城镇化、服务业、旅游业、农业都是这批相对低端生产力的出路,企业和个人应当积极响应国策的大方向,但如何结合本身、如何结合当地则是技术活,千万别把自己被落后思维同化了。具体来说包括连接城乡供应链渠道的开辟与优化、传统企业的互联网改造、地方特色资源开发等等。这可能也是政府需要重点考量的,如何选定战略点作为基地、如何政策扶持、如何构成榜样、如何散布。另一个重点则是高端的改造问题,这些依然放在发达地区会更好些,穷乡僻壤的没人材没资源做好这些事。

因此,总的思路是中低端生产力主要在落后地区致力于复制成功模式,但需要生态的思想为引导,别弄成恶性竞争;高端生产力则在发达地区致力于技术创新和互联网、金融等顶层服务。发达地区的边沿经济带都是很好的发展点,重点思路是解决特大城市的压力,除交通、房地产外,旅游、贸易、高端工业应当都是方向。

[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风无徼(JeusYeh)]

伟哥专利失效

威尔刚之雄霸天下

希爱力和万艾可治疗阳痿效果怎么样

相关推荐